平遥| 北京植物园南门| 白雄乡| 阜新| 白店乡|
中国西藏网 > 藏医药 > 行业动态

青海,打开藏医药产业发展的“另一扇窗”

发布时间:2018-02-23 14:45:00来源: 青海日报

安儿宁生产线

藏医药是中国医学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千百年来,生活在雪域高原的藏族人民在与自然和各种疾病进行斗争中,积累了治疗各种疾病的丰富经验,形成了历史悠久、独具特色、疗效显著的藏医药学体系。

今天,藏医药与诸多先进的医疗体系相借鉴和结合,不仅服务藏族群众,更为世界人民的健康而服务。而青海藏医药产业更是通过“七位一体”独有模式,加大产业集群,另辟蹊径,不仅开创了发展的“青海模式”,更成为全国藏医药行业的领军者。

“7位一体”青海独创藏医药产业发展模式—“医疗、科研、教育、产业、文化、养生保健、国际交流与合作资源”使相关产业及资源有效整合、相互融合、优化配置、高度共享。

“青海”已成藏医药产业最亮品牌—2016年完成工业总产值23.16亿元,同比增长18.6%。全省藏药企业生产剂型20多个,拥有163个品种,逐步打造出“金诃”、“晶珠”、“久美”、“三江源”、“三普”等驰名品牌。

藏医药发展有“新”路—“网上商城+健康养生在线指导+远程医疗+线下社区医馆”、“互联网+藏医院+连锁门诊”、“医养结合院”成为藏医药产业发展新方向。

青海引领藏医药产业前行—国内首部对外公开发行的藏医药学术期刊,国内唯一集藏医药基础研究、临床研究、药物研究、信息研究、学术研究为一体的综合型藏医药科研机构。

2017年冬季,一场以急性呼吸道传染为主要症状的流感席卷全国,一时间各大医院及社区诊所人满为患,这其中“受灾”最严重的莫过于10岁以下的幼童,很多幼儿园为了避免交叉传染而停课。在这场对抗流感的“战役”中,针对幼儿感冒,青海金诃藏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安儿宁颗粒”发挥了巨大的效用,全国很多地区抢购一空,有的家长还将电话打到了企业。

据统计,“安儿宁颗粒”2017年产值达到近2亿元,名列全国儿科呼吸系统用药第二位。

其实,青海藏药除了“安儿宁颗粒”还有“珍龙醒脑胶囊”、“久美佛手萨克茶”、“二十五味驴血丸”等,他们都是青海藏医药阔步发展的最好见证。

青海藏医药产业用独有的“模式”,开创出了发展新局面,在几十年的积淀下我们终于可以自信地告诉世界,藏医药发展看青海。

青海藏医药产业不仅仅局限于医与药两方面,金诃藏药集团作为全国藏医药产业的龙头,在青海省政府的顶层设计下,实现了青海藏医院、青海大学藏医学院、金诃藏药股份有限公司、民族医药领域首家藏药研发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藏医药产业技术创新服务平台、藏医药文化主题博物馆、藏医养生、国际交流与合作的综合互助的发展。这一发展模式在全国中医药产业中属独创。

“最初,集团的定位是‘5位一体’,由青海大学培养青海藏医院所需的医务人员,学用结合,无缝衔接,再由科研队伍和医院的临床试验对藏药二次研发,并在药厂生产出售,同时,藏医药博物馆对外宣传加大全省藏医药发展的软实力,5位相互推进。近年随着发展,养生以及对外的交流成为新的方向,形成了‘7位一体’。”金诃藏医药集团董事长多杰具体介绍道。

这其中,不得不提及藏医药文化主题博物馆,这是国内外唯一的藏医药文化主题博物馆。自开建以来,为传承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加大藏医药宣传力度发挥了重要作用。截至目前,馆藏文物达25000余件,累计接待国内外观众250万人次。将藏医药产业走位文化产业来发展,是青海的首创,事实证明,文化的助推对产业举足轻重。

更让人引以为傲的是,在金诃藏医药集团的推进下藏医药课程第一次进入了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选修课,藏医药不仅走出了藏区更走出了国门。

“青海藏医药产业的快速发展,不仅在于全省上下的努力,更在于模式的开创,7大门类的相互助推,这是经验,更是产业成功的‘秘籍’。”全国中医药企业考察团对青海藏医药模式高度评价。

“近年,金诃藏药发展较快,2017年销售规模预计突破8亿元,到2020年预计收入为15亿元;到2022年预计收入20亿元。”董事长多杰对集团未来充满了期待。

2017年,一个不同寻常的团队走进了青海藏医院,团队均为俄罗斯友人,来藏医院并非参观旅游,而是求医。

“近年来,这样的团队在医院并不少见,其实早在数年前青海藏医院已不仅仅服务藏区群众,许多一线城市患者也多来复诊,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外就诊团队每年也不在少数。其中,风湿、骨关节、皮肤病是主要就诊的科室。”青海省藏医院负责人说道。

其实,在医疗领域“青海”不再是单纯的省级行政区划名称,它已经是在藏医药方面冠有一定美誉的“金字招牌”。

安儿宁颗粒、珍龙醒脑胶囊、如意珍宝丸等药品因疗效显著,在全国销售火爆,时常会出现“一药难求”的情形。

此外,青海大学藏医学院是国内仅有两所和唯一具备藏医学博士授予资格的藏医学高等院校,不仅专业细分,且在藏医药领域有较高盛誉,每年来求学的学生不在少数,更不乏许多留学生学习藏医。

有人认为藏医药是较为传统落后的。然而并不是,青海的藏医药发展较为包容,在现代中医和西医的发展中,会对藏医药借鉴改进。不仅是药剂、制作方式和问诊方法,更在与产业的运营。

近期,青海久美藏药药业有限公司在旗下的久美藏医院基础上,采取“医养结合”的新型模式,建成“养老疗养院+藏医院”为一体的综合性机构,并以养老和疗养为主、医院为辅,两者相互促进,相辅相成。

此外,久美藏药为了方便患者就医,扩大服务范围,确定加大营销网络建设的投入推广并建立藏医药创新数据库,形成诊断、治疗、处方标准化。通过互联网电子商务信息平台、网上咨询、网上诊断、网上开具处方、药品物流送达,构建全国性以及区域性的营销中心、建设与完善信息化的管理系统,最大限度地减轻患者的负担。

青海晶珠藏药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更是在多年的发展中不断完善互联网线上、线下布局,发展形成了“网上商城+健康养生在线指导+远程医疗+线下社区医馆”的模式。

世界藏医药产业看中国,中国藏医药产业看青海。

青海已经肩负起藏医药产业发展的使命,助推整个行业为世界大健康做更多的贡献。

青海藏药已经不局限于传统的单一形式,目前,药品剂型涉及片剂、胶囊剂、丸剂、颗粒剂、散剂、口服液、糖浆剂、滴丸剂、注射剂、煎膏剂等,特别是金诃安儿宁颗粒、如意珍宝丸,益欣药业复方单珍头痛胶囊,珠峰虫草药业百令片,都已单品销售收入过亿。

全省还形成了GAP种植基地—中药材交易市场—中成药GMP生产基地—现代医药物流GSP以及生产型服务业为配套的中藏药全产业链体系。

据青海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负责人介绍,青海制定并实施了“藏医常见病诊疗规范及疗效标准”、“藏医电子病历基本规范”等多个藏医药行业技术标准,“藏药新药开发国家重点实验室”落户青海,《藏医药大典》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不得不再次提及金诃藏药集团,其不仅担负起草并执行包括炮制标准在内的藏药国家标准,引领行业标准制订,并且所属的青海省藏医药研究院是国内唯一集藏医药基础研究、临床研究、药物研究、信息研究、学术研究为一体的综合型藏医药科研机构,该机构还先后抢救挖掘藏医药古籍文献2000余种,编纂出版《藏医药经典文献集成丛书》、《藏医药大典》、《四部医典曼唐大详解(藏汉)》,其中,《中国藏医药》杂志是国内首部对外公开发行的藏医药学术期刊,为世界中藏药发展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青海藏药只是开始,今后,发展图景更加美丽。

(责编: 陈濛濛)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舟山镇 融安县 窑上村 德银 崆峒乡
思聪乡 羊群沟乡 茶亭村 和平昆明路 麦朗村